“倘若失去政策法給予香港有別於中國的特殊待遇,將為香港經濟以至創科發展,帶來巨大衝擊。”

陳家宏
香港永續經濟聯會召集人

港創科發展繫於《美港政策法》

中美貿易戰打得如火如荼之際,港府提出修訂《逃犯條例》,引發本地以至國際商界廣泛關注,擔心修例破壞一國兩制。儘管港府暫緩修訂《逃犯條例》,但已引起美國政界檢視《香港政策法》。倘若失去《香港政策法》給予香港有別於中國的特殊待遇,將為香港經濟以至創科發展,帶來巨大衝擊。

創科界作為本地商界一份子,而創新科技更是本屆政府的施政重點,但創科界意見卻一直未獲諮詢。加上中美角力越演越烈,戰線亦伸延至科技戰,本地創科已處於最當風位置,兩國擦槍走火隨時重創香港創科發展。有見及此,香港永續經濟聯會(HKBASE)於本月中就初創企業對修訂《逃犯條例》進行緊急問卷調查,以收集及反映業界的意見及擔憂。

在收回的98份有效問卷中,有七成初創企業表示修訂《逃犯條例》會對公司業務有負面影響,反對意見十分明確;而同時有近12間初創企業表明若修例獲得通過,將不會維持在港業務,這反映業界憂慮不是只停留心理層面。問卷更特意加設一題有關《香港政策法》,若美國對香港實施科技出口禁運,調查顯示將對本地近七成初創企業的業務做成負面影響。是次調查清晰表達,初創業界對修例所帶來的影響有着確切的擔憂。

創科界憂慮不無道理,同為初創創辦人,我固然切身理解。一直以來,本地創科受惠於《香港政策法》下,近乎無限制地入口科技產品及技術知識,不論是購入儀器設備或訂購各類應用程式,本地創科大多需要借助外國軟硬件及相關技術服務以協助研發,比如生物醫療科技企業,需取得外國專利的基因分析技術,加以轉換至基因鑑證及疾病檢測之應用。

另一方面,大陸過去亦有賴於香港這個技術轉移窗口,引進各類高端科技以加大加快自家研發及應用。大家將科技知識在香港自由流通視作常態,但實情卻非必然。若然美國在對中國進行科技圍堵之時,被喚醒還有《香港政策法》這牌可用,繼而對港施予與大陸相同的限制措施,實行技術禁售或封鎖斷供。這常態一旦打破,將對本地創科發展造成毀滅式影響。

港府貿然提出修例,觸動的不只是美國對港實施科技禁運的神經,而更重要是,引發美國以至國際對兩制的信心危機,這將必然重創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地位。香港之所以在國際經貿關係具備競爭優勢,成為亞太區重要經濟樞紐,主因在普通法下的保障,為資金集散提供有利基礎。香港這個集資平台對中美雙方而言更是有其獨特價值。

過去香港一直是大陸最大資金來源地,歷年來所佔大陸外商直接投資總額超過六成;香港同時是大陸企業最大的境外融資中心,阿里巴巴亦已為棄美投港而提交上市申請。除了對大陸有其獨特經濟價值,香港亦是美國貿易順差的最大貢獻者,更是美資在亞洲的主要基地。雖說美國在港有着深厚利益,但若美資認為兩制受損程度足以動搖其在港核心利益,將引發大規模資金撤走及企業遷出,打擊經濟更會衝擊香港聯匯制度,而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將會一去不復返。

國際社會對兩制信心動搖,繼而影響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,這將對本地創科在募資融資以至集資造成嚴重打擊。需知道技術及資本是創科發展的兩大主要命脈,而兩制就是香港最大本錢,《香港政策法》就是香港在兩制下獨特地位之體現。由是次修訂《逃犯條例》所帶來核爆式破壞之警號,應該驚醒社會各界趕快就香港定位及發展有着更深入討論。

 

陳家宏
香港永續經濟聯會召集人

文章刊登

本文章原刊於

聯絡我們

九龍旺角彌敦道610號荷李活商業中心18樓1805-06室

(852) 3707 2257

info@hkbase.org

請留言